購滿折實$1000,升級成為高級會員 詳情

都市危肌:不一樣的自己

曉盈(化名)是位快到20歲的高中生。還記得第一次見她時,她把頭垂得很底,差不多整個面談我都在聽她的頭頂說話一樣。

由於患有讀寫障礙,曉盈自小在學習上遇到很大困難,也因此曾重讀了中一和中三,成了現在班上最年長的學生。 除了功課感到吃力外,她更因為皮膚問題遭受同學排擠,每當課堂要分組時都被遺下來等待老師分配,久而久之她感到自己像透明似的,越來越失去上學的動力。父母雖然明白她被診斷患有讀寫障礙,但對於這個狀況如何影響她的學習能力卻不太理解,難免不時把她跟她的妹妹比較,責怪她不夠積極努力。曉盈最終患上抑鬱症,更以𠝹手來舒緩內心難以言喻的痛楚。

只需跟這少女短暫傾談一會,可能已隱約看見拖在她身後的一堆負面自我標籤。多年來的不快經歷、別人的批評和怪責,讓她不自覺扣上了「我不值得被喜愛」、「我沒有用」、「我是父母的累贅」等標籤。它們磨滅了年輕人該有的朝氣之餘,也讓曉盈認定這些標籤便是她的全部。「我就是這樣的人了。」她反覆告訴自己這句話。我用了好一段日子才能跟她建立有效的治療關係,除了要處理她的自殘行為外,更希望讓她看到更立體更多角度的自己。在治療室裡,當她感受她的孤獨感和自卑感被理解後,她慢慢願意跟我發掘她在生活中的其他形態。

原來曉盈很喜歡跳K-pop, 家裡沒有錢給她上堂,她便看女團的Youtube影片自學。某天開始她接受我的邀請把跟著影片跳舞的片段拍下來讓她自己看。我們約好不給動作打分,只是專注察看她在投入跳舞時臉上展現的神情和笑容。後來她跳得越來越有自信,更主動跟我分享了她的跳舞片段(其實我等很久了,擔心她顧忌被評價一直沒有主動要看)。欣賞過後才發現我面前坐著的原來是位跳舞高手!筆者確實真心佩服她自學也能跳得這麼純熟,自問即使有排舞師在我面前教我也難學得這樣仔細呢。

 

別人怎樣評價我們,雖然不能控制,也不能確定半點不受影響,但讓我們能站穩住腳的,往往是我們眼中的自己。生活從來不只學業或工作,我們有沒有發掘自己在其他空間裏的形態呢?不管是藝術才華、對小動物和小植物的體貼照顧、還是一個不經意的笑容,都是我們獨有的、珍貴的一面,也是那堆標籤沒有好好記下來的。願我們能夠接納這個擁有各種優點、弱點、成敗經歷的自己,不被別人的評價綑綁難行。

文:香港心理學會臨床心理學家廖嘉敏 

@healingjourney.hk